奇趣乐乐乐 - 看天下奇闻,赏世界趣事,享猎奇乐趣!

奇趣乐乐乐 - 看天下奇闻,赏世界趣事,享猎奇乐趣!

呼兰大侠迷案 黑龙江悍匪悬案曝光

时间:2016-10-28 21:39    来源:网络整理    作者:小奇    点击:
自古以来,大侠都是对侠肝义胆的正义人士之尊称,可为何黑龙江这个悍匪杀人无数却被人民封为呼兰大侠呢?黑龙江悍匪呼兰大侠迷案真实性是怎样的?呼兰大侠是真的吗?

呼兰大侠是黑龙江人对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悍匪的称呼。自古以来,大侠都是对侠肝义胆的正义人士之尊称,可为何黑龙江这个悍匪杀人无数却被人民封为呼兰大侠呢?黑龙江悍匪呼兰大侠迷案真实性是怎样的?呼兰大侠是真的吗?

1986年3月28日夜,黑龙江省呼兰县公检法家属楼。当晚,有52人惨死家中,均一刀致命。其中,27人为公检法的工作人员,其余25人是其家属(包括老人、妇女和儿童)。凶手,用匕首,在死者家的墙上,留下名号--“呼兰大侠”。

呼兰大侠迷案 黑龙江悍匪悬案曝光

一个平静的小县城,这起案件的概念和效果,可想而知。县公安局,迅速勘察、封锁现场,并立即向上级通报。

同年,4月2日,328专案组正式成立,共计672人(其中包括,北京派来的专家组,省厅的骨干力量,以及全国各地的精英)。

经过两年多(确切地说,是两年六个月二十三天)的调查、取证、研究、分析、排查、走访,专案组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,案情毫无进展。此后,该案永久封存,停止一切调查。

1986年4月6日夜(也就是专案组成立的第4天),北京方面派来的痕迹鉴定专家赵某、王某,在呼兰县公安局招待所被杀。县公安局副局长郑某及其刑警队的3个刑警,惨死家中,连带家属4人。另,两个专案组成员(职务不详),在住所被杀。案发现场,墙壁上,四个字--“呼兰大侠”。(与328案件相同,凶手为一人作案,刀法纯熟,一刀致命。)11人

呼兰大侠迷案 黑龙江悍匪悬案曝光

同年4月7日至9月15日期间,呼兰、哈尔滨、阿城三地,先后有人遇害。其中,民警37人、刑警12人、及其家属56人。与前次案件不同,部分死者并非死于家中,而是在下班回家的途中,被凶手从身后偷袭,一刀刺穿颈部,而后,凶手持刀在死者的背部留下名号。经刀痕比对、鉴定,多次凶案的凶器为同一把匕首,也就是说......115人

一时间,整个黑龙江省的警察,没人敢穿警服上班。在这段危险时期,公安干警给老百姓一种很“休闲”的感觉(都穿便装)。

呼兰县公安局某退休领导,曾扬言,“别说抓到凶手。谁能提供凶器(那把匕首)的线索,我个人,悬赏10万元!”同年9月26日,这位领导惨死家中。凶手,用匕首,在墙上留下一行字,然后,将匕首扎进墙里,“杨局长,你太令我失望了。这把刀,还是留给你们作纪念吧!” 1人

从此,呼兰大侠,销声匿迹,弃刀归隐。

再也不会有人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了。最后一次枪响过后,他干净利索地从上千个搜捕的警察视野里消失掉,所有的线索突然中断。从北京来的专案组,曾把整座小城像个破布口袋一样里外翻了几遍,取了每个成年男子的指印和血样,便衣们日夜在街上布控蹲守。但那个人仍以不紧不慢的速度,像解开一个绳扣,像设计一个棋局,像打一局斯诺克,不紧不慢地取走了一个个警察的性命。在江那边的省城里,警方的声誉丧失殆尽,强硬和鲁莽曾经是他们最可标榜的美德,如今他们变为被某个人捕猎的对象,竟然在白天都不敢穿着警服。当这场瘟疫一样的连环谋杀戛然而止时,他们被长久地羞辱着:不再有新的发案,也就无法将那人现行抓获,他们被彻底打败了。只有漫长的时间,能让这件事慢慢褪色,让人们不再眉飞色舞地讲述这个年头......

呼兰大侠迷案 黑龙江悍匪悬案曝光

二十年后,我遇到的所有呼兰人都声称直接或间接地认识某个被害人,他们的讲述或者离奇到随意的程度,或者自相矛盾,可确定的情节极其有限。

呼兰是从哈尔滨北面走的一个县,如今被划作了一个区,哪里和绝大多数县城一样,凋敝,阴冷,街道破落得毫无尊严,那里的人给人的印象是坦率而懒散,像街区一样自暴自弃,他们对“法律”知之甚少,也不期待正义。这样的地方有两类恶棍:开着豪华汽车,三五成群地控制某种产业的中年人,或者是在街上游荡的少年,随时可能掏出尖刀,像群秃鹫一样地扑向某个仅仅望了他们一眼的陌生人。你知道,有这样歹徒的地方,警察会是什么样。二十年前,他们的权力无拘无束,纵横于乡野,把人塞进摩托车的斗里带回所队,他们哪儿有一整套逼供招数,能用被塑料袋里的辣椒把人呛成肺炎,或者在十几秒里用电棍把一个男人彻底变成废人。

第一个被杀的是于铺乡派出所的所长。“那家伙早先横行乡里,严打时老牛逼了,”小董在省城的生意发展得很成功,虽然从不返乡,但为了土地还保留着农村户籍,案发时还是个少年,他说,“派出所后面是大野地,尸体是第二天发现的,就一枪,把脑盖儿周掉一块儿。死尸上放张纸儿,写着:‘呼兰大侠’。我那时候正看《水浒传》呢,我寻思,这不就是武松么?!”